3月1日,在烏克蘭克裡米亞自治共和國塞瓦斯托波爾,不明身份的武裝人員包圍一個烏克蘭邊防哨所。代行烏克蘭總統職責的烏議長圖爾奇諾夫1日晚下令烏克蘭武裝力量進入完全的戰鬥準備狀態。
  新華社/法新
  美國嚴重關切有關俄羅斯在烏克蘭境內調動軍力的報道,並和國際社會一起承諾,任何對烏克蘭的軍事干預將付出代價。這是美國總統奧巴馬2月28日發表聲明表達的內容,也是美國迄今發出針對烏克蘭局勢最為嚴厲的警告。如何應對瞬息萬變的烏克蘭局勢,美國國內的爭議也不斷升溫。
  “烏克蘭之變顯示美國正更好地‘領導世界’,因為歐盟才是烏克蘭命運的關鍵角色,美國並不是這場危機中最重要的行為體。”《後美國時代》作者、《時代》周刊主編法里德·扎卡裡亞認為,“美國保持相對剋制,進行‘幕後領導’,可以向世界發出這樣的信號:美國並沒有計劃把烏克蘭從俄羅斯那裡‘偷走’,是烏克蘭人民自己想要擁抱西方。”
  美國官方期望歐盟能在烏克蘭問題上承擔更大的責任。2月初,美國負責歐洲和歐亞地區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維多利亞·紐蘭和美國駐烏克蘭大使傑弗里·派亞特通話被曝光。紐蘭在通話中對歐盟在烏克蘭政治危機方面的“不作為”十分不滿,抱怨連連,甚至脫口罵出“去它的歐盟”的粗話。
  與主張低調的“幕後領導”的一派相對的是那些呼籲美國應更加積極干預的聲音。《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理查德·科恩稱,烏克蘭只是當前世界上民族主義和分離主義結合起來製造不穩定的一個新例子,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和英國的蘇格蘭的局勢也是這股潮流的一部分。“一個越來越混亂的世界正在尋求指導,但美國不僅拒絕成為世界警察,甚至不願擔任它的紀律委員”。
  科恩的這番話所針對的是美國總統安全事務助理賴斯近期的一次電視採訪發言。賴斯2月23日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與媒體見面”欄目採訪時稱,“對派遣地面部隊介入敘利亞局勢這一方案,某些人這樣提倡,但美國和奧巴馬總統已經作出判斷,這不符合美國利益”。對於烏克蘭局勢,賴斯警告俄羅斯不要在烏克蘭使用武力,如果這樣將是“一個嚴重的錯誤”。
  “奧巴馬當前的對外政策是災難性的。”哈佛大學歷史和金融教授尼爾·弗格森稱。弗格森舉例說,奧巴馬就任以來,大中東地區的死亡人數甚至超過了小布什總統任期內的死亡人數。
  扎卡裡亞則表示,這兩件事存在巨大的差別。在小布什任內,大中東地區的死亡人數高是因為伊拉克戰爭,而這場戰爭是小布什政府發動的。在奧巴馬任總統的這5年多,死亡人數高是因為敘利亞內戰,而奧巴馬政府並沒有插手衝突。扎卡裡亞還表示,按照弗格森的邏輯,小布什總統就得為其任期內蘇丹和剛果成千上萬人的死亡負責。
  “世界並沒有一團糟。從1967年的‘六日戰爭’到目前的敘利亞內戰,大中東地區這一40多年一直不穩定的地帶,當前總體上處於和平狀態,奧巴馬政府也沒有魔術般地終止地區騷亂的歷史軌跡。”扎卡裡亞稱。他認為,剛剛經歷長達10年的代價高昂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現在就要求美國更加強力地干預烏克蘭令人“震驚”。
  卡扎里亞稱,烏克蘭危機爆發,亞努科維奇政府倒台,在一些人眼裡,這些問題只是再一次體現了奧巴馬政府的軟弱無力。可實際上相反,它們體現了世界的變化,也反映美國如何在新時代里正更好地展現“領導能力”。世界在變化,美國在正確地扮演自己的角色。
  白宮聲明稱,美國副總統拜登2月27日與烏克蘭過渡政府總理亞採紐克通電話時表示,美國將全力支持烏克蘭進行改革,以恢復經濟健康,尋求和解,履行國際義務,與所有鄰國保持開放和建設性的關係。
  美國和歐盟與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仍存在巨大分歧,俄羅斯還沒有承認烏克蘭過渡政府,而美國和歐盟已經向亞採紐克伸出了橄欖枝。在烏克蘭國內,局勢也十分混亂,西方支持的過渡政府已經在首都基輔開始採取措施穩定局勢,而烏克蘭克裡米亞共和國最高蘇維埃任命“俄羅斯統一黨”(烏克蘭黨派,非普京所在的統一俄羅斯黨)領導人謝爾蓋·阿克塞諾夫擔任該共和國的總理,並表示“我們認為亞努科維奇是合法選舉的總統,我們將執行他的命令”。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薩基稱,亞努科維奇逃離基輔背棄了其職責,因此已經失去了合法性。在聯合國的烏克蘭外交官已經要求安理會介入和調解衝突,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派特使前往烏克蘭。俄羅斯方面表示,一些國家及聯合國是在接觸一個不具合法性的烏克蘭政府。
  有分析稱,在烏克蘭問題上,美國與歐盟的政策目標是一樣的,都希望烏克蘭在經濟上與歐盟更加一體化,不許俄羅斯用威脅和製裁來挫敗這個目標。差別在於,美國尋求一種快速的政治解決辦法,而歐盟考慮的是如何使烏克蘭的未來可持續的一種長遠方案。
  一些歐盟官員私下非常擔心俄羅斯可能採取吞併克裡米亞和烏克蘭東部俄語區的激進手法。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歐盟高級官員說:“如果這種事情發生,美國會幹預嗎?當然不會。”
  扎卡裡亞引用朝鮮戰爭剛結束時的歷史稱,20世紀50年代,艾森豪威爾總統拒絕了所有要求美國干預越南、蘇伊士和臺海危機的請求,沒有派兵進入那些使命不清晰、勝利無把握的複雜衝突。否則,想象一下國際上的混亂和美國自身實力的削弱吧。
  當前,俄羅斯承認調動了駐在克裡米亞的裝甲部隊,但表示此舉是為保護俄羅斯的黑海艦隊,且符合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協議。在聯合國,俄羅斯駐聯合國大使丘爾金駁斥了莫斯科將入侵烏克蘭的說法,表示俄羅斯比基輔背後的那些歐洲和美國支持者更關心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有人想瞭解《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安妮·阿普爾鮑姆對“俄羅斯是否會在午夜前入侵烏克蘭”的看法。“不會。”安妮·阿普爾鮑姆稱,“除非普京失去理智,否則他絕對明白全面入侵烏克蘭完全沒有必要。他手中有一整套非軍事手段可以用來破壞烏克蘭新政府,很多這樣的手段過去用得也很成功。” 阿普爾鮑姆認為,烏克蘭的不穩定可能剛剛開始,克裡米亞正在發生的事情可能僅是俄羅斯的第一步行動。
  “當前,烏克蘭的局勢仍瞬息萬變。”奧巴馬在聲明中稱,“在這個困難時期,美國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支持烏克蘭民主的未來。美國將繼續與歐洲的盟友保持緊密合作,也會繼續與俄羅斯政府直接溝通。”
  本報北京3月2日電  (原標題:“急先鋒”還是“幕後領導”)
創作者介紹

私立采悅產後護理之家

sv78svmwd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